临霁

挖坑就跑 是我本人

【周黄】星光璀璨之时

想写好多好多的相遇。所以就有了这篇一小时(稍微超了几分钟)的短打。

这次是两个摄影师的相遇。

里面的部分景色描写是改写我今年玩的一个企划写的一段

以后估计还会有类似的因为实在太喜欢甜腻腻的周黄啦

 


“你就这样一路蹦蹦跳跳地撒着小星星跑进我心里了。”

                  

                                   来自德卡先生的信箱



半山腰住着的老大爷虽说不是十分理解年轻人们对于天文观测的爱好,但出于热情,每在给他们指完路之后,对着青年们的道谢摇摇头,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

或许是再多聊上几句,或许是请人进小木屋里坐坐,喝点热茶,氤氲的热气为在草木叶子都挂了露珠的清清冷冷的夜添一丝暖意。

只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同。长得很俊,说话很少,全然不像之前来的一个小伙那样的热情,话又多。

青年的瞳孔一如他的发色,沉沉的墨色浓郁,倒映着木屋前挂着的旧灯盏的光,化开一丝些微暖意。皮肤是浅蜜色的,剑眉英气,鼻梁高挺,淡色的唇,脸型有如米开朗琪罗手下大理石被雕刻出的完美。一身较厚的登山服,背一个登山包也丝毫不减帅气,手指纤长,捏着一份地图,额前的刘海晃晃荡荡的,在脸上投射下一小片阴影。听到对自己所走的路线的肯定之后规规矩矩地道了声谢就继续往山上爬。

山有些陡,海拔两千多,对于常人来说也算是吃力的很,爬一会歇一阵脚是常有的事儿。周泽楷却跟没事人似的继续往上爬。

爬到山巅的时候已然凌晨两点多,海拔既高又无云无月,正是观测的大好时机。天上悬着的星河浓郁如牛乳,星芒垂坠至地,披着薄纱,漫漶得让人看不真切,仿佛千年前留存至今的壁画上保留的模糊诗篇。星空下,山巅最好的观测位置上已经站了一个人在那里摆弄他的设备,一头金发璀璨如同晨星。浮风蜿蜒流淌,让丛生的蒺藜刷拉拉地响成一片,又匆忙掠走,在奔赴远方前掠过青年的发。那轻柔的抚摸掀起些许额发,露出他饱满的额头。

青年似是感觉到目光,转过身去,大大咧咧地和周泽楷打了个招呼,脸上带着笑,很是讨喜的一张脸。

对着周泽楷吐了吐舌头,青年忽然张开双臂,面临远方那片海,大笑起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黄少天喊完之后转身看向周泽楷,龇着一口洁白的牙笑。

周泽楷愣了一下,笑了笑。这人二二的,倒也挺可爱。

黄少天低头看了看表,问:“现在就快到五点整了,你也是来看流星雨的吗?”

周泽楷抿唇,点了点头,开始支起拍照的仪器。黄少天胸前还挂着个单反,他大咧咧地坐在草丛中,问周泽楷:“你叫什么?你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啊你在哪里看到的有流星雨这个消息啊我看这个消息挺偏门的没想到除了我还有人知道这个消息啊我给你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黄少天......”一串文字泡不停歇地发了出去,周泽楷有点分心。他把黄少天这个名字含在嘴里念了一遍。拼音里这几个字都有个韵母a,字字饱满,一如青年鲜亮快活的那股劲。

“周泽楷。很高兴见面。”几个字堵住了一会青年的嘴,没一会青年又说了起来,话有海水那么多。

支好了设备黄少天依旧在絮絮叨叨地跟他说这话,周泽楷本是个寡言的人,不应他他倒也不恼。

又看了看表,他一声惊呼“哎呀小周啊到点啦!”

仿佛为了应证他这句话,夜幕中有细细的流星划过。初时几分钟也不见几颗,到后来,多的时候一分钟就有好几颗。橙黄色的暖光在天空中留下一道绚丽的影子,转身投入太阳,走上被冰气化的归途。

黄少天和周泽楷架在那里的两架相机都已经设定好,也不担心,黄少天抓起胸口的单反又拍了一张,缓缓地念:“*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星星。很有可能早已消失在浩瀚的宇宙中了。但我们却能被星星的光辉吸引、迷恋。”声音很轻,不复之前那个絮絮叨叨地模样。周泽楷低声应了一句:"*Asteria."黄少天笑了,回过头来盯着周泽楷看,全然不顾是否失礼,眼神亮晶晶的。

他的眼睛真亮啊,里面藏了不知道多少颗不知名的星星。还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

周泽楷觉得,漫天星光之下,心中有什么柔软的地方,微微一动。


*Asteria即阿斯特瑞雅,星光女神,对应星光璀璨之夜。

*黄少念的是歌词,出自Through the Years far away

这次我很可耻地用上了图片分割线 因为真是被这两张图萌了一脸

满心都是黄少天biubiu地挥着冰雨【咦】然后整个人都在冒星星的样子

就写了眼里都是kirakira的星星加小周的少天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