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霁

挖坑就跑 是我本人

【周黄】甜党才是真绝色

我们的口号是!!!

甜党才是真绝色!!!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甜党的夏天!!!!!

甜党!!冠军!!!

 

这次两个人的相遇是在喝早茶的时候啊哈哈哈

ooc ooc ooc ooc

 大学paro  【其实是随便胡乱打了一通字我也不知道在讲什么哈哈哈哈

 黄少天甜党设定。

 ===========================

周泽楷在酒楼的大堂里遇到一个不算熟人的熟人。

 

来人转头看见周泽楷,乐了,跑过来大大咧咧地打了个招呼:“哟,学弟啊,你还记得吗?咱俩学生会里见过面的。我是黄少天,外联部副部长。”

 

周泽楷点了点头。当时见到的时候这人正激动地抓着一个人的手臂摇来摇去差点没把人摇晃散架,外联部的人都纷纷上前去拉人。周泽楷面对这种场面还是呆愣了一秒,带他来的副会长貌似不忍心这样荼毒一个刚进校不久就引发了学校内的——准确说是学校内女生轰动一片的大一生,一边嫌弃脸地看了看吵得又快打起来的外联部和纪检部,一边摇头把周泽楷往会长办公室带。

 

会长冲副会长笑了下,副会长进门时冲会长点了下头,顺便把门给带上了。会长对周泽楷说话和颜悦色的:“小周啊,你看你作为大一第一个成功入选学生会的代表呢,秘书处和我们俩会长商量之后打算把你安排到外联部去,男人嘛,做点向外发展的工作,对提高自身能力也有帮助嘛,你看是不是?”周泽楷点点头,会长其实挺惊喜的,外联部已经缺人手好久了,而且跑赞助挺难的,没什么人愿意去,结果一个大一的一来就解决了这个比较令人头痛的问题,一脸欢脱地把周泽楷的名字划拉在外联部的名单里。

 

周泽楷看了看黄少天,把这个人和那天那个激动的红了脸的人的影响重叠在了一起,问了声好。黄少天笑眯眯地说:“既然都见着面了,你还没吃吧?我来请客吧。”

 

黄少天和周泽楷进去的时候人不算多,黄少天接过菜单,问周泽楷:“小周吃点什么?”周泽楷示意黄少天点。黄少天冲着服务员报了一长串菜名:“茶要菊花茶,要的是干炒牛河牛仔骨皮蛋瘦肉粥流沙包叉烧包肠粉双皮奶虾饺算了不要双皮奶要姜撞奶哎呀想想还是要双皮奶好了哎今天没有吗算了算了双皮奶不要了小周你要和我一样的点吗?”周泽楷说了句“好”,同情地看了一眼被黄少天的音波攻击的头昏脑花的服务员。

 

黄少天冲转身就要跑的服务员吆喝了一声“对了还要两份豆腐脑!”小妹脚下“呱唧”一崴,匆匆忙忙的写了几笔就逃也似的跑走了。

 

黄少天用水烫了烫餐具,一边问周泽楷:“小周啊,一个人来G市读大学感觉怎么样啊?大老远的从S市跑来也真是难为你了,我们这里的早茶味道很棒的,不吃绝对会后悔!”周泽楷应声,顺便就这个令他想到长辈谆谆教诲晚辈的称呼对黄少天提出异议:“叫我名字吧,这样听上去怪怪的。”黄少天说了句好,正好菜上来了,他就开吃了起来,速度飞快,周泽楷些微愣神之后也开吃了起来。

 

黄少天速度很快,但是动作丝毫不见粗鲁,周泽楷吃相也是温温润润的。黄少天听上去是要了挺多东西的,但其实每样的分量都不算多,最大分量的就是那份干炒牛河了。吃到最后的时候豆腐脑才端上来,清凉的汤映着灯,亮闪闪的,也不刺眼;雪白的豆花就那样半泡在汤水里,嫩嫩软软的一块,诱人可口。黄少天手里捏着一个白瓷的小勺,问周泽楷:“周泽楷,你吃豆腐脑吗?咸的甜的?”周泽楷想了想,摇摇头:“S市都有,咸的多,但不太吃。”黄少天舀了一勺吃了起来:“豆花的话呢,我们这边吃甜的,试试看嘛,蛮好吃的。”周泽楷挖了一勺,品尝一口之后,肯定地点点头。味道确实不错。周泽楷手指修长,捏着一个骨瓷的勺子,勺子有润泽的光,映的他手很是好看。

 

黄少天就笑开了:“对嘛对嘛我就说甜豆腐脑好吃!我告诉你啊我觉得呢甜咸这事和地域无关啊明明就是和个人口味有关嘛。口味这种东西哪怕是一个村里的人吃清淡的还是吃重口的都不一样,怎么能说一个地方的人就一定是什么什么党嘛对不对对不对?”周泽楷应了句“嗯”,继续吃甜豆花。

 

确实挺好吃的。


抬头一看,黄少天眼睛亮闪闪地盯着自己看,周泽楷有点脸红,歪头看着黄少天,明显是不明白他这么看的含义,他有些局促不安。


黄少天龇着一口洁白的牙冲周泽楷乐:“小周,知道我为什么看你吗?你好看呗!”


周泽楷就这样,被一句话说的红了耳朵。


评论(11)

热度(31)